欢迎来到广东省某某康复医院官网!

居民医疗保险定点医院

台湾中山大学附属医院指定合作伙伴

台湾神之手康复研发中心兰陵县试点

兰陵县首家医养结合养老院

24小时咨询电话

400-123-4567

国民车夏利不再“保壳” 一汽集团奔向整体上市

作者:澳门威尼斯人发布时间:2019-12-28 17:10

  从业绩下滑面临退市危机,到大股东一汽股份解决同业竞争的时限一再拖延,再到靠转让一汽丰田股权扭亏,一代国民车夏利一度成为车企的反面教材。

  12月22日晚,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一汽股份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6.97亿股股份,占一汽夏利本次交易前总股本的43.73%,无偿划转至铁物股份。《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一汽股份还通过一汽财务持有一汽夏利0.19%股份,并留下了上市公司4.19%的股权。

  时隔一天,12月23日,此前饱受亏损之苦的一汽夏利发布《关于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暨公司股票复牌公告》,指出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已于2019年12月23日开市起复牌,受重组通过利好刺激,公司股价迅速上涨9.94%至3.98元,封涨停板。

  一汽夏利保壳多年利好出尽 优质资产+生产资质已遭剥离  

  此次股价回弹源于12月8日一汽夏利发布的一纸公告。公告显示,12月6日公司收到其控股股东一汽股份通知,一汽股份拟筹划股权转让事项相关方案已达成初步意向,除涉及控制权变更外,还涉及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记者注意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整体方案由公司股份无偿划转、重大资产置出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等三部分组成。一汽股份将持有的一汽夏利的控股股权无偿划转至铁物股份;一汽夏利现有全部资产、负债和人员置出予其控股股东一汽股份指定的子公司;同时,一汽夏利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购买中铁物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本次划转完成后,铁物股份将成为一汽夏利的控股股东。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公司历年财报显示,除了2003年和2005年以外,一汽夏利扣除投资收益的“营业利润”始终处于亏损状况,并且亏损规模逐年拉升。在过去6年时间里,一汽夏利累计亏损高达46.3亿元。

  正是由于主业经营的节节败退、连续三年业绩亏损退市的风险,使得一汽夏利从2015年踏上了变卖资产“保壳”之路。2015年12月份,一汽夏利将动力总成资产和研发资产出售给控股股东一汽股份,获利28亿元实现年度扭亏为盈;同样的止损方法在2016年如法炮制。

  2017年,16.41亿元的亏损账单如期而至。为此,2018年8月份,一汽夏利将旗下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股权连同不低于8亿元的债务,以1元的价格转让给造车新势力企业拜腾;同年11月份,一汽夏利再次向一汽股份转让一汽丰田15%股权,获利29.23亿元。此次转让完成后,一汽夏利彻底清空了一汽丰田股权。全年实现净利润3730.84万元的背后,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亏损竟高达12.63亿元。

  进入2019年,车市寒冬下一汽夏利的境况自不必多说,前三季度已累计亏损7亿元。同年9月份,一汽夏利与南京博郡成立合资公司,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5.05亿元出资,获得19.9%的持股比例。南京博郡则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获得合资公司80.1%的持股比例。

  值得一提的是,合资公司协议明确指出,此次合作一汽夏利将汽车生产资质变更给新的合资公司。至此,一汽夏利无论优质资产端还是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价值均遭剥离,唯有上市公司壳资源待价而沽。

  一汽集团整体上市路径渐明 汽车产能遭造车新势力分食

  对于此次重大重组,外界普遍认为,铁物股份或一举借壳一汽夏利完成上市,而一汽集团终于可以借此对一汽夏利进行重组,从而解决一汽夏利与一汽轿车之间的同业竞争。再加上此前一汽集团已经完成一汽轿车与一汽解放的资产置换,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路径正愈发清晰,一汽轿车极有希望成为一汽集团未来谋划整体上的主体平台。

  此外,据《证券日报》记者观察,自去年以来,一汽方面与多家造车新势力企业交往甚密,动作频频。先是与新特汽车、博郡汽车敲定代工事宜,后又将一汽华利生产资质卖给拜腾。

  据不完全统计,一汽自主品牌总规划产能将近80万辆,而相比2017年21万辆的产量,一汽产能空置缺口高达近60万辆,而这恰恰是造车新势力们垂涎的。

  于是,一汽系与造车新势力的联合声明频见报端。2018年1月6日,一汽轿车签约新特汽车,为新特汽车用于共享出行市场的DEV1代工;3月份,一汽吉林与博郡汽车达成了电动车开发、生产、销售合作关系,负责代工博郡的首款纯电动SUV;6月份,一汽吉林宣布,为清行汽车设置了产能3万辆的制造线,为清行400SUV提供生产支持。

上一篇:11月车市降幅趋缓 明年车市或将回暖

下一篇:日,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最后一站火炬传递活动在武汉举行,共有100名来自武汉和各国军队的火炬手参与了火炬传递活动